英文版 藏文版

傳承法脈

白教您當前的位置: 網站首頁 > 傳承法脈 > 白教


噶瑪噶舉的法脈傳承


噶”,是佛語,“舉”是傳承,“噶舉”一詞含有“直接來自金剛總持佛的三身心要、四種傳遞成就法,深奧秘密的無間斷傳承”之意。簡單地說就是“知識、竅訣、見解及教授方法,由上師完整地傳遞給弟子,弟子能具備和上師一樣的成就。”這種深奧的傳遞又都是經由師徒口耳相傳,秘密心授來傳承的。後來都稱噶舉派為“口傳”派。

噶瑪噶舉具有悠久光榮的傳承曆史,他的傳承極其珍貴、純粹無染。可遠溯至金剛總持,印度大成就者帝洛巴,經過那洛巴、馬爾巴大譯師、瑜伽行者兼詩人密勒日巴,以及經論兼瑜伽大師岡波巴,再由他傳給第一世大寶法王,從此一脈相傳,直至1992年九月底,十七世大寶法王在西藏楚布寺舉行升座典禮,至此大寶法王示現人間共十七世轉世,佛行事業持續九百多年,並且還將繼續不斷的傳承下去──大寶法王實乃諸佛慈悲的化身。並每一位傳承持有者都具有可歌可泣的動人故事。


法 脈 傳 承 表


金剛持


1金剛持改.jpg

噶舉派上師之首——金剛總持佛


金剛總持為噶舉派皈依境的主尊。藏名“多傑羌”,是本初佛,為三世一切諸佛的總身,也是佛陀三身的綜合體。金剛總持是「法身佛」,因此,金剛總持就象征究竟的悟性。其深藍色的膚色,象征永恒不變的佛性。如宇宙攬護萬物,無所不包。頭戴五佛冠,相好無盡。天衣、珠寶、瓔珞作為身莊嚴。右手持金剛杵,左手持金剛鈴,雙手交叉於胸前,結雙跏趺,安住於八大獅子所抬寶座,蓮花月輪上。

由於金剛總持顯現至高無上的佛法精髓,所以是噶舉白派眾傳承上師之首,一切的傳承教法都是由金剛總持直接傳授予噶舉派的。金剛總持的雙手交叉,右手持金剛杵象征「善巧」,左手持金剛鈴象征「智慧」,是「不二法」以及「空界」的究竟代表,即是最究竟的「大手印」法門。這究竟的成就都是每一位噶舉傳承修持者的目標。噶舉傳承之源——金剛總持,並不是一個曆史人物,而是證悟者自身真正的化現。所以,在噶舉傳承裏,金剛總持代表本初佛,也就是諸佛的精要,他的本質是超越形式、時間與地點的限製的。為了建立噶舉傳承以傳遞法教,金剛總持顯現於印度偉大的上師帝洛巴麵前。

金剛總持化現於帝洛巴之前的殊勝形像,象征著完全證悟的佛陀的三身:法身、報身及化身。金剛總持形象的每一個細部,都代表著證悟的某個麵向,例如,金剛總持的身體的顏色,如同蔚藍的天空,象征證悟的心的遼闊與無限,名之為法身。天人的裝飾,諸如耳環、寶冠、手鐲,象征覺醒的心的透徹清明,名之為報身。金剛總持的人身形像代表著化身,證悟者身形的化現,能為平凡眾生所知覺到。

報身與化身稱為佛的色身,是佛陀對所有眾生無分別之慈悲心的自然流露。佛陀的慈悲以無數的方式化現,這些善巧方便,包括了一切,從所有佛陀正規的法教到上師與弟子間活生生的關係,都包含於其中。金剛總持胸前所持的鈴與杵,代表智慧與善巧的結合。對於三身雖然分別描述,但是佛的三身在證悟者心靈中的顯現卻是合而為一不可分割的,此合而為一的三身,代表每一位眾生本具的潛能。


帝洛巴


2帝洛巴改.jpg


帝洛巴(公元988-1069)誕生於薩地加屋 (Sategawu) 的一個貴族家庭,是現在孟加拉(Bangladesh)境內的一個城鎮。他從嬰兒時期開始,就有一位化作老婦人的空行母(dakini)——天女化現為女性的身形——定時到他家去拜訪他。有一天,當帝洛巴一邊在念誦佛經,一邊在看管水牛的時候,有一位空行母出現在他的麵前,問他及他父母親的名字,當他回答她時,空行母反駁道:“不!你的父親是上樂金剛佛(Buddha Khorlo Dechog),你的母親是諸佛之母金剛亥母(Vajravarahi)!要了解如何由龐雜的經驗中,開擴自己證悟的深度,你必須將佛法的精義內化。否則,你將不可能了解你現在所讀的書的真義!”

把她的話放在心中,帝洛巴造訪寺廟,並請求他們講解佛陀的法教,他對佛陀所說的話語的意義,體會得愈來愈深刻,於是,他選擇成為一個僧侶,將他的一生,奉獻於學習佛法。他嚴守僧伽戒律與個人的統整,這使他受到很高的尊敬。

有一天,當帝洛巴在持誦《般若經》(Sutra of the Perfection of Wisdom)的時候,空行母再度出現,並問他是否想了解這部經的真義。他回答他想要了解,空行母便教他上樂金剛密續,這使他突然領會了佛法難以言說的內義。狂囂與大吼,帝洛巴爬上了寺廟的屋頂,他奮力一擲,將殊勝的《般若經》投入河中。他的僧伴們,都認為他瘋了,所以他們解除了他的寺廟職務。帝洛巴一個人,到印度四處旅行,尋訪那些擁有密續之智慧傳承的瑜伽士(yogins)。由於他的信心與虔誠,他對眾生的慈悲,和他所累積的功德,他完全領受了他們的加持甘露,且集結了四大口傳傳承,成為噶舉法教的核心。以極度的奉獻,帝洛巴將自己完全投入修行,以圓滿他所領受的所有法教,他在靠近索馬普利(Somapuri)的墳場禪修了十二年,鏈住雙腳始終保持禪修的姿勢。

在嚴謹實修時期結束的時候,空行母再次現身,並應允帝洛巴,如果他去侍候一位住在翩撒那(Pensalna)叫做巴瑞瑪(Barima)的妓女,他將會獲致證悟。帝洛巴依言前往翩撒那,晚上,他幫巴瑞瑪招攬客人,白天則榨取芝麻油營生。經過了六年,他獲得證悟,帶著巴瑞瑪他升上城鎮的天空,周身彩虹環繞。成熟了翩撒那人民的心識之流,帝洛巴尊者引導他們成就了各種次第,並且解脫了無數的眾生。本初佛(primodial Buddha)金剛總持(Dorje Chang)與智慧化身的金剛亥母(Vajravarahi),他們都具體化現到他的麵前,並賜給他由人間上師所領受到的法教傳承,以確認他所有未來的弟子,都能獲得他們所有的加持。


那洛巴


3那洛巴改.jpg


那洛巴〈Naropa,1016年-1100年〉,著名的那爛陀寺佛教僧侶,他同時也是噶舉派重要的密教上師。

那洛巴生在現今孟加拉地區一個婆羅門貴族家庭中,父親名香提瓦曼(Shantivarman),母親西裏馬提(Shrimati)。他幼時聰明,修習印度教經典,很快就成為一名精通吠陀的班智達(tirthika pandita)學者。因為偶然閱讀到佛教經典,對佛教升起極大的信心,於是受具足戒,出家成為佛教僧侶(法號虛空藏),並且成為那爛陀寺(Nalanda)和超岩寺(Vikramashila)之北門守護者。

他修習密續勝樂金剛禪法(Chakrasamvara),得到空行母的啟示,到東方尋找一名密宗瑜伽士,名為帝洛巴,跟隨他修行。帝洛巴外表看起來是一名瘋顛的老人,經常對那洛巴提出不合理的要求。在經曆許多苦行之後(十二次大苦行,十二次小苦行),那洛巴最終得到帝洛巴的灌頂及口訣,成為當時印度最偉大的修行成就者。

那洛巴的教法可以歸納為六個修行方式,又稱那洛六法。

弟子包括阿底峽與馬爾巴。


馬爾巴


4馬爾巴改.jpg


馬爾巴出生在南藏的屈伽鎮,跟隨薩迦傳承的卓密譯師學習梵文和一些法教,然而馬爾巴對學習的進展不甚滿意,因此變賣所以的家財以換取黃金到印度取經求法,把所學到的帶回西藏廣傳。

馬爾巴沿途經過尼泊爾時,偶遇那洛巴的兩個弟子甘塔巴和篇塔巴,並向他們求法。馬爾巴為他們的造詣所動,因而決定親自拜訪那洛巴接受指導。馬爾巴在那洛巴悉心的教導下學習了許多年,他白天聽聞佛法,晚上精進修習,逐漸精通大小顯密的理論和修法。結果,那洛巴封賜馬爾巴為其傳承的繼承人,並預言馬爾巴將把傳承帶到雪域西藏發揚光大。

馬爾巴再三到印度和尼泊爾冒險取經,把無數的重要傳承經典和法教帶回西藏,從梵文譯成藏文,使西藏人獲益無窮。馬爾巴眾多的上師中,以那洛巴及麥提巴最為重要。

雖然馬爾巴是一位有家室的白衣居士,但是他無人可比的證量有如泥沼中的蓮花般清淨。對馬爾巴而言,輪回和證悟是無別的,一切世間萬象也和佛性無二無別,因此馬爾巴可以不受染汙地過人世間的生活。馬爾巴確實已即身證獲金剛總持或佛陀的無上境界。

馬爾巴把自己所取得的大手印及其他密續法教譯成藏文,將之廣傳起來。他的嫡傳弟子為米勒日巴。


密勒日巴


5密勒日巴改.jpg


密勒日巴(1040~1123) 藏傳佛教噶舉派第二代祖師,著名高僧、密宗修行大師。出生於芒域貢塘地區(今日喀則地區吉隆縣)。原屬瓊波家族,自祖父定居貢塘後,稱密勒家族,先祖為寧瑪派信徒。幼時喪父。1077年赴藏絨的拉爾地方(今仁布縣境內),向寧瑪派榮敦拉迦大師求法,習“大圓滿正法”。後經引薦到洛紮向瑪爾巴譯師求法,7年後學得瑪爾巴的全部教法。1084年返鄉,隱居吉隆、聶拉木附近深山洞穴坐靜,潛心苦修那若巴密宗教義及瑜伽的“拙火定”等秘密真言9年,最後獲得“正果”,領悟了所學之各種教法 。密勒日巴習受密法,注重實際修持,以苦修著稱。木陰兔年(1135年)密勒日巴於85歲圓寂,一生為弘揚佛教教義,遍遊西藏各地,收徒傳法,擴大噶舉派勢力。


岡波巴


6岡波巴改.jpg


釋迦牟尼佛傳《三昧地王經》(Samadhiraja Sutra),講述心靈實相的真義時,他詢問在坐的弟子們,誰願意發願,日後轉世再來,以守護這殊勝的智慧。菩薩月光童子(Dawu Shunnu)發誓他願意,多年之後,他轉世為岡波巴尊者——由密勒日巴處領受了完整的法教,並弘揚心靈的本質大手印(Mahamudra)法教於全西藏。

岡波巴(西元1079-1153) 生於東藏的納(Nyal),他的父親是醫生,培養他,使他在很年輕的時候就成就為一位善巧的醫生,為許多人們解除疾病之苦。然而,一次嚴重的傳染病,他未能挽求他的妻子及子女的性命。從此,他出離了世間的生活,領受了比丘戒,將自己沉浸於經續道次第的研讀,並發大願心,要毫無分別心地利益一切有情眾生。各種不同的征兆出現在他的夢中,預示他將解脫證悟,將會在全神貫注的一味禪定中,持續數日。

有一天,岡波巴從旁聽到三位乞丐正在討論密勒日巴所展現的神跡,就在聽到這位偉大瑜伽士的名字的當下,岡波巴被虔誠心征服,當場昏倒。當他醒來後,他開始要去尋找這位偉大的上師,其時,密勒日巴正在偏僻的山區閉關。岡波巴在旅途中,心完全被盤據了似的,竭力尋找,時常因為體力衰竭虛弱而昏倒,最後,他抵達了密勒日巴的足前,密勒日巴接受他做為弟子。

密勒日巴傳授他噶舉傳承的主要法教,包括那洛六法,然後,將岡波巴送到人跡罕至的山洞去作禪修,在那裏,岡波巴很快地便生起修行道上的各種經驗征兆。有一次,他經驗到山洞中充滿了本尊。另一次,他見到自己全身隻有血管與骨頭,而沒有皮肉。還有一次,他修行所在的山穀,充滿了煙霧,他被迫摸索著回到密勒日巴的跟前。每一次,密勒日巴都告訴他,不要太執著於外相,告訴他:“不是好也不是壞,繼續修行!”。由於他前世的高度證悟,以及他對密勒日巴的信賴,岡波巴進步地非常快速。最後,密勒日巴傳予他所有珍貴的法教及灌頂,然後,送他到中藏去發展他的修行。

經過多年隱僻荒山的禪修,岡波巴獲致證悟,並清晰地親見他的上師是金剛總持。正如密勒日巴所預言的,當地的本尊,邀請岡波巴在達波(Dagpo)建立寺廟,在那兒,許許多多的弟子們聚集過來,領受他所開示的噶舉傳承法教。在這段期間,岡波巴多次顯現他的超能力,常常化現為釋迦牟尼佛,或觀世音菩薩。很多人報告說,他們同時見到他在一地主持薈供,又在另一地主持開光,且在第三地講學。最後,在他進入究竟實相般涅槃的時候,天空充滿了無盡的彩虹,及白色的舍利塔,且降下花雨,這代表一位完全證悟者的圓寂。


第一世噶瑪巴 : 杜鬆虔巴


7第一世噶瑪巴 : 杜鬆虔巴改.jpg

(西元1110~1193年 宋徽宗大觀四年生)


噶瑪巴(藏文:ཀརྨ་པ་,威利:karma pa,THL:Karmapa),全稱為嘉華噶瑪巴(Gyalwa Karmapa),又稱大寶法王(為明成祖賜號),是藏傳佛教噶舉派中的噶瑪噶舉派之最高持教法王,並且也是最早開啟乘願轉世傳統的藏傳佛教領袖。

第一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是西藏各教派中第一位轉世活佛。杜鬆虔巴是噶舉傳承法脈的第一世噶瑪巴,也是藏傳佛教轉世製度的創始者。誕生於鐵虎年的杜鬆虔巴十六歲時接受剃度進入僧團,開始學習瑜伽派大學者無著菩薩的種種教典,龍樹和月稱的中觀教典,以及接受了噶當派傳承的密法。廿歲時,他由住持瑪杜今授於具足戒,學習毗奈耶(戒律),也從大譯師嘎處獲得印度密教聖者維魯巴的時輪金剛和道果的教法。卅歲時,他於根本上師岡波巴座下學習,岡波巴指導他學習噶當巴的「道次第」做為前行法,並授於他喜金剛的灌頂、大手印的口傳以及金剛亥母本尊等等的教法。


第二世噶瑪巴:噶瑪巴西


8第二世噶瑪巴:噶瑪巴西改:.jpg

(西元1204~1283年 宋寧宗嘉泰四年生)


噶瑪巴西是一位深廣的密乘行者,同時也是一位經論大師。噶瑪巴西得到朋紮巴來自第一世噶瑪巴法嗣哲貢仁千而接受到的噶舉傳承法教,成為延續噶舉法脈的第二世噶瑪巴。噶瑪巴西在中國特別對中蒙文化有甚深的影響,他曾受忽必烈之邀到蒙古訪問,前後成為蒙哥可汗和忽必烈可汗的老師,在中國西藏及馬可波羅遊記中,都記錄了噶瑪巴希在皇宮中示現神通的事跡。噶瑪巴西在中國、蒙古、西藏各處行腳,成為大家尊敬的上師。


第三世噶瑪巴:讓炯多傑


9第三世噶瑪巴:讓炯多傑改.jpg

(西元1284~1339年 元世祖至元二十一年生)


第三世噶瑪巴讓炯多傑誕生在南藏一個寧瑪傳承家庭中。五歲時,烏金巴認證此孩子是噶瑪巴希的轉世,把金剛黑寶冠等第二世噶瑪巴的遺物都給了讓炯多傑。讓炯多傑在楚布寺長大,承接了噶舉和寧瑪的傳承。十八歲時,他受沙彌戒,他從埃菲爾士山峰下開關後才受比丘戒,並在噶當傳承中學習。廿歲時,他得到了寧瑪傳承大圓滿灌頂。寫了很多關於大圓滿的教法,並創建了噶舉傳承,不論是在經論和實修上讓炯多傑都是一位至高的大師。他最重要的成就是將噶舉傳承的大手印和寧瑪傳承的大圓滿教法融合為一。


第四世噶瑪巴:若佩多傑


10第四世噶瑪巴:若佩多傑改.jpg

(西元1340~1383年 元順帝至元六年生)


依前世所留下的預言函所示,第四世噶瑪巴若佩多傑將誕生在西藏的空波區,他的母親是智慧空行母所化現,年幼時若佩多傑就已告訴母親自己是噶瑪巴的轉世。所以很小他就具有噶瑪巴的神通力,可同時閱讀多本書,並從夢中得到殊勝的法教。他六歲受沙彌戒,十八歲從堪千東竹巴處接受了比丘具足戒,並持戒嚴謹。他在楚布寺研習哲學和宗教辯論,然後至第三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法嗣寧瑪上師永東巴處承受噶舉寧瑪之傳承灌頂。若佩多傑也是一位詩人,特別熟習印度的詩,他寫了很多詩和道歌,成為噶舉傳承的特色。


第五世噶瑪巴: 德因謝巴


11第五世噶瑪巴: 德因謝巴改.jpg

(西元1384~1415年 明太祖洪武十七年生)


德新謝巴誕生於南藏涅塘地區一個瑜伽士家中,當他長大後被帶到楚布寺時,第二生夏瑪卡卻旺波仁波切立刻認出此孩子是第四世噶瑪巴若佩多傑的轉世。他把黑寶冠等他代為保管之物都給了德新謝巴,並授予所有噶舉傳承的法教。第五世噶瑪巴德新謝巴也曾是中國明朝永樂皇帝的老師。永樂皇帝在德新謝巴主持的一場特別法會中,看見噶瑪巴頭頂上的黑色金剛寶冠,因此他也做了一頂寶冠供養噶瑪巴,希望人人都可以看到,並獲得加持,這就是黑寶冠法會的開始。皇帝並賜噶瑪巴最高的頭銜「大寶法王」及金印,此後噶瑪巴被尊稱為大寶法王噶瑪巴。


第六世噶瑪巴: 通瓦敦登


12第六世噶瑪巴: 通瓦敦登改.jpg

(西元1416~1453年 明成祖永樂十四年生)


通瓦敦登在出生不久即遇到第五世噶瑪巴弟子俄巴恰嘉華。通瓦敦登告訴俄巴恰嘉華自己就是第六世的轉世噶瑪巴,第五世噶瑪巴弟子第三世夏瑪仁波切認證他是噶瑪巴轉世後,為他舉行升座大典,並和蔣揚紮、堪千涅普瓦共同將噶舉傳承法教全部傳給他。九歲時通瓦敦登由納普南藏波為其剃度,並受了菩薩戒及「時輪金剛」灌頂。他編纂了瑪哈嘎拉舞的論述,並為岡倉噶舉製定了很多修行儀軌,又將香巴噶舉法教和希解派融入噶舉傳承。他在西藏廣行佛行事業,包括弘法、教學、修建寺院、出版經書、製定僧伽儀軌,也在噶舉傳承中開設了佛學院。


第七世噶瑪巴: 確紮嘉措


13第七世噶瑪巴: 確紮嘉措改.jpg

(西元1454~1506年 明景宗景泰六年生)


確紮嘉措在九個月大時即被第一世國師嘉察仁波切認出是第六世噶瑪巴信中所指的男孩,仁波切為他舉行了升座大典。他並在噶瑪寺追隨國師嘉察仁波切,本嘎蔣白桑波學習完整噶舉法教。法王一生大部份時間都在閉關;他也是一位大經論師,他有很多著作包括《三世之燈》及他最出名的《釋量論》。噶瑪巴在楚布寺正式成立佛學院,並修復噶瑪巴希所造的佛像。他非常活躍的主持公道、排憂解紛、保護動物、主持橋梁開工典禮,贈送黃金到佛陀成道地菩提迦耶建佛像等等。他帶領很多人為消除疾病念百萬遍六字大明咒。


第八世噶瑪巴: 米覺多傑


14第八世噶瑪巴: 米覺多傑改.jpg

(西元1507~1554年 明武宗正德二年生)


米覺多傑出生後不久即被認證為第八世噶瑪巴,六歲時,由國師嘉察仁波切為他舉行了升座典禮。他從桑傑年巴仁波切和大司徒仁波切處得到全部噶舉傳承法教。八歲時,噶瑪巴到了蘇曼寺,在定中「法稱」與「陳那」現身傳授他中觀思想。米覺多傑是最著名的噶瑪巴,他是大禪師和大學者,著作卅多部論典,包括注釋《奈耶經》《般若經》《阿毗達摩論》《中觀》等及關於大手印和相關法義的作品。他也是藝術家並且是唐卡畫的主要學派噶瑪加吉派的創使人,並為噶瑪噶舉傳承寫了很多部修法儀規和祈請文。


第九世噶瑪巴:旺秋多傑


15第九世噶瑪巴:旺秋多傑改.jpg

(西元1556~1603年 明世宗嘉靖三十五年生)


正如第八世噶瑪巴所預言,旺秋多傑誕生在東藏高地翠秀。六個月大時,他被帶去楚布寺,大司徒仁波切和夏瑪仁波切都認證他是第八世噶瑪巴的轉世。夏瑪仁波切為他舉行升座典禮後,在夏瑪仁波切陪同下到了西藏、西康等多處旅行弘法,共有三萬多比丘受具足戒,接引了無數人信聞佛法。噶瑪巴旺秋多傑也前往蒙古和不丹弘法及興建寺院。法王指派德行高超的喇嘛代表他去錫金,創建了三座寺院,拉蘭、波通及隆德,和第八世噶瑪巴一樣,第九世噶瑪巴有很多注釋經典和大手印的論著,這些著作都是此後傳承中學習大手印的重要教材。


第十世噶瑪巴: 確映多傑


16第十世噶瑪巴: 確映多傑改 (2).jpg

(西元1604~1674年 明神宗萬曆三十三年生)


第十世噶瑪巴確映多傑誕生在西藏東北的勾落地區。他一出生就向四方各走一步,雙腿盤坐在中央並說:“嗡 嘛呢唄咩吽啥!我憐憫人道之苦,因為我是噶瑪巴!”這神奇的嬰兒被帶到宗莫欽王宮。六歲時,被夏瑪仁巴切認證後,眾人為噶瑪巴舉行了升座典禮。噶瑪巴小的時候便通曉繪畫和雕塑和依照造像量度書籍的尺度繪製出精美的佛像,也通曉雕塑與刺繡工藝,被譽為神童,著有《噶魯藝術注釋》一書,年輕的噶瑪巴常舉行黑寶冠法會。他曾與大約五百位博學的年輕喇嘛辯經,被問到佛陀的生平故事,菩薩教法以及中觀派的法義等等,噶瑪巴贏了辯倫。


第十一世噶瑪巴: 耶謝多傑


17第十一世噶瑪巴: 耶謝多傑改.jpg

(西元1676~1702年 清聖祖康熙十五年生)


法王誕生在東藏眉秀地區一個佛教家庭中,第七世夏瑪仁波切及第六世國師嘉察仁波切根據第十世噶瑪巴留下的信函,認證他是第十一世噶瑪巴,並在楚布寺為他舉行升座典禮。他從第七世夏瑪仁波切處得到噶舉傳承法教及大手印傳承,並從詠給明就多傑和達香紐丹多傑接受了蓮師的伏藏開示。蓮師曾預言第十一世噶瑪巴是伏藏師,此世大寶法王是噶瑪巴壽命中最短的。在短短一生中,他將噶舉法教和寧瑪法教結合在一起。他把預言來世的信函交付給夏瑪巴後圓寂。


第十二世噶瑪巴:蔣秋多傑


18第十二世噶瑪巴:蔣秋多傑改.jpg

(西元1703~1732年 清聖祖康熙四十二年生)


如預言信函所言,第十二世噶瑪巴將誕生在東藏德格省直龍查托。第八世夏瑪巴確吉敦珠派搜尋隊去找到他,認證出蔣秋多傑是噶瑪巴的轉世。噶瑪巴追隨很多位上師學習,並將噶舉法教傳授給卡陀寺的寧瑪派大師們。由於西藏動亂不安,他決定去印度、尼泊爾朝聖;尼泊爾國王非常禮遇及尊敬噶瑪巴,噶瑪巴在尼泊爾消滅了瘟疫並祈雨解除了旱災。他在印度造訪了佛陀的聖地之後,回到西藏。並且知道他自己的時間也到了。因此他留下預言,把他轉世的信函交付給大司徒仁波切後,自己因感染天花而圓寂。


第十三世噶瑪巴: 堆督都傑


20第十三世噶瑪巴: 堆督都傑改.jpg

(西元1733~1797年 清世宗雍正十一年生)


四歲時國師嘉察仁波切為堆督都傑舉行升座典禮。八歲時,大司徒仁波切傳給他全部噶舉傳承的法教。他並追隨卡托日增哲旺諾布、噶舉欽列新塔、巴沃祖拉嘎哇等噶舉和寧瑪多位大師學習法教。堆督多傑還曾是蓮師主要的預言事件之一,有一次拉薩大昭寺大佛像下有水,汩汩流出,佛像有被水淹的危險,拉薩官員知道蓮師的預言,立刻請噶瑪巴相助,但噶瑪巴因為有事不能前往,他特別派人送達一封信函。吩咐要將這信放在水麵上。照辦之後,水立即消退;噶瑪巴動之以觀音菩薩悲心遏製了水患。


第十四世噶瑪巴: 特秋多傑


第十四世噶瑪巴: 特秋多傑改.jpg

(西元1798~1868年 清仁宗嘉慶三年生)


特秋多傑誕生在東藏康區大南穀,紮千袞吉卓吉南瓦根據他持有的轉世信函認證他就是第十四世噶瑪巴。他升座之後,並從大司徒仁波切和紮千袞吉確吉南瓦得到噶舉傳承全部的法教。特秋多傑非常有語言及詩詞方麵的稟賦。他參與投入無門戶之見的「利美運動」使各不同派別弟子們能夠相互交流學習。噶舉與寧瑪之間的交流也因此特別融洽。噶瑪巴將「利美運動」傳給了蔣貢康楚仁波切。正如蓮師所預言,噶瑪巴追隨寧瑪伏藏師秋吉林巴學習寧瑪派密續法教。也因此蓮師八變和普巴金剛舞成為噶舉每年例行的舞蹈


第十五世噶瑪巴: 卡恰多傑


21第十五世噶瑪巴: 卡恰多傑改.jpg

(西元1871~1922年 清穆宗同治十年生)


卡恰多傑誕生在中藏省謝可村,一出生就念六字大明咒。他兩眉中長了黑捲毛的白痣,是佛陀卅二相中的一種瑞相。竹千仁波切、明就旺吉嘉波、蔣貢康楚、德千秋吉林巴和巴沃祖拉寧切認證並為他舉行升座典禮。他從多位上師處受到完整的教育和灌頂,並從蔣貢康楚仁波切處不僅接受了全噶舉傳承的法教,並且包括西藏各教派的傳承法教以及醫學、藝術、語言學。他也追隨過偉大的導師堪千紮西歐哲學習。他到西藏各地弘法、灌頂、教學、收集經論的珍本出版。他的一生是菩薩為度眾生而學習不倦的最佳示範。


第十六世噶瑪巴:讓炯日佩多傑


22第十六世噶瑪巴:讓炯日佩多傑改.jpg

(西元1924~1981年 生)


讓炯日佩多傑出生的各種情況和第十五世噶瑪巴給他的侍者蔣巴竹清信中所敘述的非常相似,於是第十一世大司徒仁波切立刻認出他就是嘉華噶瑪巴的轉世。第十五世噶瑪巴的兩大弟子大司徒仁波切和蔣貢康楚仁波切主持讓炯日佩的皈依禮,並授菩薩戒。其後,大司徒仁波切和竹巴噶舉法王共同為噶瑪巴舉行升座大典。大司徒仁波切、國師嘉察仁波切為他灌頂並傳授全部噶舉傳承的法教。法王噶瑪巴隨貢噶仁波切學習經藏,追隨欽哲仁波切學習密續。並從蔣貢康楚仁波切獲得大手印灌頂,追隨多位上師學習。


第十七世噶瑪巴: 烏金欽列多傑


23第十七世噶瑪巴: 烏金欽列多傑改.jpg

(西元1985年 生)


1985年,現任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出生於西藏康區牧民家庭,八歲時被確認為十六世噶瑪巴的轉世靈童,據說第十七世噶瑪巴誕生時,處處皆出現不可思議的瑞相。從小就被附近寺院尊為小活佛,當時的「阿波嘎嘎」經常被接往寺裏接受藏文的學習,直到八歲那年,來自楚布寺的尋訪團出現確定了這位小活佛正是第十六世噶瑪巴的轉世靈童,於是1992年終於正式在楚布寺坐床登基。1999年底,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為了接受更完整的佛學教育與灌頂等傳承,前往十六世噶瑪巴興建海外隆德總寺所在的印度,希望能接受到前世弟子的教育與學習,圓滿地將佛陀的真理法教永續地傳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