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版 藏文版

傳承法脈

紅教您當前的位置: 網站首頁 > 傳承法脈 > 紅教


普賢王如來


1普賢王如來改.jpg


象征著證悟法身——輪回與涅槃的究竟自性。無史以來他就證悟了遠離分別的法界俱生智慧,由此證悟,他既不落輪回之邊也不住涅槃之寂靜。他具有究竟真諦的智慧,即一切平等的俱生智慧,它不是由斷滅而生的頑空,相反,諸佛妙觀察俱生智的對境住於內在光明“童瓶身”刹土,俱生智慧與其它對境之間的關係可用比喻來說明:水晶折射光譜中各色光,而各色光其實就是在水晶裏麵。因為內在光明的殊勝妙用,通過顯化的內在固有特性,五部報身壇城的五位本師住於身智不二的大顯現中。

法身無有變異、分別和相狀地以五種方式安住。處:法界“童瓶身”刹土。本師:普賢王如來,即大本覺、平等真如俱生智。眷屬:俱生智如海會眾。時:不變的時間,真如。法:勝義大圓滿,無生身、語、意之法門。

法身本來清淨,一味,他超越常、斷之邊戲,以三種俱生智慧而住,這三種俱生智慧分別是:1、本體空性智:本來清淨,超越思維、言詮諸邊,猶如透明的水晶。2、自性光明智:微妙甚深的光明,是顯現屬相生起之基,而本身並不作為一種特別的相狀而存在。3、大悲周遍智:無礙住於本體顯現妙力生起之基;但此智並不尋伺對境。在寧瑪派裏,法身佛以虛空色(淡藍色)來表征,稱為普賢王如來。


報身金剛薩埵


2.jpg


法身住於內在光明和諸法的勝義自性中。未對法身本有特性作任何改變,自顯報身——受用身任運顯現。從法身本體俱生智慧的顯現中,無數的佛身與佛刹以自顯方式生起,就猶如水晶現出的五色光是由於太陽的緣故。報身佛上師與諸弟子在相同的證悟之界中無二無別。 上師並沒有傳授法門,諸法門是在平等一如中自顯而出,即以五種方式自顯而任運生起:

1、處:自顯密嚴刹土。

2、上師:具足三十二相八十種好的五方佛,如金剛薩埵。

3、弟子:與上師無別的、俱生智慧中自顯的如大海眾諸佛。

4、法:不可言喻的、遠離詞句、指示、概念的自相大光明。

5、時:常有相續輪。 

在密嚴刹土中,由法身普賢王如來將續部法門授予自顯報身諸佛,這些報身佛與普賢王如來無二無別,上師與弟子都住於無分別的證悟中。  

報身佛的五種俱生智慧:

1、法界體性智:解脫之基——本來清淨的大空性。自相光明之基——俱生智之自然光明。

2、大圓鏡智:諸相在明空無二智無礙顯現,猶如圓鏡映現一切形像。如俱生智是報、化兩種身生起之基。對於證得見道或修道的諸弟子,佛的二種身和以下三種俱生智象圓鏡映形般自然生起。

3、平等性智:此為本來解脫大平等之智慧,於此智中佛的兩身的所有顯現根據弟子們的感知而生起,沒有落入或住於任何一邊。

4、妙觀察智:同時清晰照見所知諸法而沒有迷惑之俱生智。

5、成所作智:在明智中成就圓滿自己的所願、象如意寶一樣無須勤作便自然而然地滿足他人的全部所求之俱生智。法界體性智照見諸法的本體——勝義諦。而其他四種俱生智照見諸法的顯相——世俗諦。


化身極喜金剛


3化身極喜金剛.jpg


化身極喜金剛是如來顯現為大圓滿人間初祖的應化身。相傳鄔迪亞那國王鄔巴迦和王後阿洛嘎巴斯瓦底(光明具光母)的女兒出家為尼,名蘇達摩,她與一女仆為伴。一晚公主比丘尼夢見一個通身潔白無垢的男子,將表示五方佛的五種子字嚴飾的水晶寶瓶置於她頭頂三次,寶瓶放射出光芒,她可以清楚地看到三界。此夢過去十個月,比丘尼生下一位諸多瑞相莊嚴的兒子。此子即是金剛薩埵化身天界並在那裏弘揚大圓滿的勝心天子的轉世。男孩七歲時,已經智慧無礙,在得到母親開許後,來到外祖父國王鄔巴迦處,與五百班智達辯論,並獲得全勝,大家一致認可他為佛之化身,並將他的足置於頭頂以表示信心與恭敬。國王也非常高興,特為男孩起名為極喜金剛。之後,極喜金剛在太陽光明山的懸崖峭壁上的小茅草屋修定直至三十二歲。刹那間他從金剛薩埵處得到大圓滿續部的灌頂、竅訣和付囑,並證得佛果。當時大地震動七次,空中傳來各種悅耳的音樂,天降花雨。

後極喜金剛來到馬拉雅山,修持三年,在空行的協助下,將過去諸佛的法門特別是已經在他相續中的六百四十萬偈大圓滿法記錄成文字並交給俄巴炯瑪空行母照看。此後,極喜金剛以神通力來到座落於施達瓦那神秘屍林中的大佛塔,為眾多弟子傳法。遵照文殊菩薩的授記,文殊友來到施達瓦那依止極喜金剛,長達七十五年。

最後,在丹納底嘎河源頭,伴隨大地震動、虹光遍布、各種妙音等諸多瑞相,極喜金剛的色身融入法界。當文殊友悲哀地祈禱時,極喜金剛現身於虛空,將一金篋交付文殊友。篋內乃極喜金剛上師的遺教,讀完這個遺教,文殊友證得了與極喜金剛相同的成就。


文殊友


4文殊友.jpg


文殊友誕生於天竺菩提伽耶以西德毗訖摩城中的婆羅門之家,父親是薩度沙斯垂(樂護),母親是普阿底巴洛嘎(革哈那)。他後來成為精通五明的大班智達。在淨相中,文殊菩薩現身授記道:“善男子,如果你想在此生證得佛果,就去施達瓦那屍林吧。”文殊友來到那裏,並隨極喜金剛修學七十五年。極喜金剛告訴他:“心之自性本來佛,心無生滅如虛空,若證諸法等性義,不尋彼性住為佛。”文殊友在通達了極喜金剛上師所傳法門之義並向他言表自己的證悟境界:“吾乃蔣華西寧也,已獲大威德悉地,證悟輪涅大平等,顯現一切妙智慧。” 當極喜金剛在諸多神奇的征相中證入涅槃時,文殊友見到極喜金剛身處虛空當中,為一大片虹光圍繞。在文殊友向上師祈禱時,空中降下一金篋,圍繞文殊友轉繞三次後落入了他的右手中,打開金篋,裏麵是用蘭琉璃溶液撰寫的極喜金剛遺教《三要語》。僅僅見到此遺教,文殊友就獲得了與極喜金剛同等的證悟。

此後文殊友將大圓滿六十四萬偈分成三部:

1、強調“住”心方式的法門,歸入心部。

2、強調無勤的法門,歸入界部。

3、強調要訣的法門,歸入竅訣部。他在菩提伽耶以西的索薩洲屍林住了一百零九年,與無數的空行一起觀修並為她們傳授法要。在那裏他將大圓滿法傳給了熙日森哈。在他此生的最後,伴隨著虹光、妙音等瑞相,融入光蘊身。


西日桑哈


5西日桑哈.jpg


大師誕生於漢地秀夏洲(今為何處尚無人考證),父親是吉威丹巴(具善),母親是襄哇薩瓦阿都欽瑪(光明慧)。十五歲時,他去漢地菩提樹跟隨哈芮巴拉學習三年,通曉五明。後來當他向西朝著金洲城行進時,在淨相中親見觀音菩薩在虛空中對他說:“善男子,如果你真想獲得悉地之果,在天竺有城名索薩洲,汝應去彼處。”熙日森哈對此授記感到欣喜,但他想:我還是應該先修學完整的外密和內密續部,這樣可以使我易於領會最勝法門。於是他來到文殊菩薩的五台山,在七年當中,跟隨上師貝拉格底,修學了完整的外密和內密續部並受近圓戒,成為比丘,在三十年中,嚴持具足戒。後觀音菩薩再次現身,重複了先前的授記。熙日森哈以神通來到索薩洲,拜見了文殊友,在那裏他求法並加以修習共二十五年。

根據《空行寧提》和其他資料,熙日森哈也曾去過施達瓦那並直接從極喜金剛處得到寧提法門,而且後來他將這些法門傳給了蓮花生大士和貝若紮那。隨後文殊友證入涅槃,在熙日森哈向上師祈禱時,文殊友於空中現身,伸出右手將一個寶篋置於熙日森哈掌中,在寶篋中,熙日森哈發現了文殊友用百種寶物之墨寫的遺教。熙日森哈對自己的證悟生起決定的信心,並正確無誤地了達了最勝密續的法義。他將文殊友伏藏於菩提伽耶的經函取出返回漢地。

在漢地他將大圓滿竅訣部法分成外、內、密、極密四類。他給前三類法門定名為有戲法門,極密類寧提法門他隨身攜帶形影不離。後根據空行的授記,他將此法門伏藏,並托付給(大圓滿護法)一髻佛母。熙日森哈將所有的四類法門的口耳傳承與經函給了嘉納思紮,並給他傳了竅訣部的導文和灌頂。隨後熙日森哈消融於光蘊身,其遺教降落於嘉納思紮手中。


加納思紮


6加納思紮.jpg


誕生於東天竺嘎瑪拉希城的首陀羅家族。父親是寂手,母親是俱善知識。他成為智者並去了菩提伽耶,在那裏他與五百班智達住在一起,其中就有布馬目紮,由於前世的因緣,他們的關係非常親近。

一天嘉納思紮與布馬目紮在菩提伽耶以西,此時金剛薩埵現身對他們說:“善男子,你們曾五百世轉世為班智達,但尚未證得佛果,如果你們想於此生即證得將此垢染的肉身消融的正等覺,就去漢地菩提樹附近的寺院。”當嘉納思紮來到漢地時,根據空行的吩咐,來到斯晉屍林,見到了熙日森哈,為令上師歡喜,他侍奉了上師三年,之後獻上供養請求上師傳法。

在九年中,熙日森哈給他傳授口耳竅訣法門。後嘉納思紮向熙日森哈祈請更深法門後依上師指示,至菩提伽耶以東的巴桑屍林行持密宗禁行並給空行母傳法。此生的最後,證得了色身消融的虹身成就。並將自己的遺教付給了布馬目紮。


布瑪莫紮


7布瑪莫紮.jpg


布瑪目紮與嘉納思紮同時得到金剛薩埵的授記,並先於嘉納思紮前往漢地五台山依止西日桑哈達20年,得到了耳傳法後返回印度。後來又依照空行的授記,前去巴桑屍林依止了加納思紮10年,獲得了極密心滴法的所有教言,在現見本來實相時,他的鼻尖上自然現出了(阿)字,後來成為印度國王恩紮布德的國師,並為五百班智達說法。當時在藏地的朗當珍桑波坐禪七年七月後證得眼通,遙見此事後,乃派人迎請布瑪目紮來藏弘法。布瑪目紮入藏後。

廣傳因果法門,特別對有緣五大弟子傳授了不共密法,又把極為甚深的教言譯成藏文,為利益後世眾生而隱藏在桑耶青普聖地,後來前往漢地五台山,現證清淨光明身,發願在賢劫千佛的佛教隱沒之前,長期住於此聖山中,並每隔一百年示現一化身到藏地弘法。


蓮花生大士


8蓮花生大士改.jpg


蓮花生大士是佛教史上最偉大的成就者之一,是藏傳佛教的始祖。寧瑪巴尊其為第二佛陀。釋迦牟尼佛圓寂後八年,在諸多神奇的征相中,一位身具吉祥相好的阿彌陀佛化身,在鄔迪亞那國西北隅的達那郭夏海上的一朵蓮花中化生。當時的國王見到後,將蓮花生大士迎請到宮中,並加冕為王子。為了完成利他的事業,王子曾向父王請求離開王宮,但未獲允準。於是他以一方便之法離開了王宮。此後大士開始了自己的修學曆程。他的足跡遍布天竺以及其他許多國家和刹土,以他的神通力和覺悟法門利益眾生。

公元九世紀,為在藏地樹立聖教法幢,藏王赤鬆德讚迎請寂護堪布與蓮花生大士先後入藏。 入藏後,蓮花生大士以神通遊遍西藏,為未來藏人的安樂與智慧不知疲倦地忙碌。蓮花生大士的西藏之行,首先通過顯現殊勝神通與威力,降伏了反對在西藏樹立聖教法幢的人與非人。其次他將總的佛法尤其是密宗法門的傳承和加持傳給了他的弟子。第三,為了防止甚深法門和聖物產生混淆、耗減和失傳,以及為了保持它們對未來的弟子們具有殊勝的加持力,蓮花生大士和益西措嘉空行母將它們埋成伏藏。蓮花生大士的弟子們至今仍可以通過各種方法獲取這些伏藏。藏曆木猴(864)年,在藏地待了五十五年後,蓮花生大士沒有再聽從弟子們的請求,以神通飛往清淨刹土。


赤鬆德讚


9赤鬆德讚.jpg


赤鬆德讚(790~858)是西藏秋嘉王朝第三十七代藏王,是藏美﹒阿克宗欽與唐朝李隆基之女金城公主的兒子。十三歲登基。為在藏地弘揚大乘佛法尤其是無上密法,先後從印度迎請了寂護堪布、蓮花生大士、布馬目紮等一百零八位智者入藏,並讓貝若紮那等譯師將為數眾多的佛教經文從天竺文字翻譯成藏文。在獲得到蓮花生大士的灌頂後,藏王獲得了不動等持的悉地,成為了蓮花生大士的上首弟子。赤鬆德讚圓寂後多次在藏地轉世,示現為偉大的智者聖哲和掘藏師。


貝若紮那


10貝若紮那.jpg


貝若紮那是西藏曆史上最傑出的佛教大譯師,蓮花生大士在藏地的二十五大弟子之一。他把許多契經和密續帶入西藏並加以翻譯,特別是三部大圓滿法門中的兩部——心部和界部。他生於後藏尼摩切喀的巴果部族,父親是多傑嘉波。貝若紮那小時候就顯現許多神變,聰穎異常。他是寂護堪布受出家戒並成為西藏預試七人之一。他曾應赤鬆德讚的命令前往天竺求法,並拜見熙日森哈,求得無上密法。在返回藏地後,曾到藏東的嘉絨一帶弘揚佛法。他所翻譯的契經至今仍在利益眾生。


益西措嘉佛母


11益西措嘉佛母.jpg


益西措嘉是金剛亥母的化身,也是度母和布達洛遮那佛母的化身。在諸多神奇的征相中,她出生於紮達地方的喀欽部族。父親南喀益西,母親格哇笨。在她出生時,屋子邊出現了一個湖,後被稱為措嘉拉措。此湖的遺跡現今仍在。她得到了蓮花生大士在西藏傳授的幾乎所有的法門,經過修行,證得了最高成就。她與蓮師一起以神通力遍遊西藏,在成百上千處所初修持,並加持它們成為修行聖地。她能夠憶持蓮師在西藏所傳的無量法門,在蓮師的指令下,在許多地方將諸多法門埋成伏藏,以利益未來的修行者。在蓮師離開西藏後,益西措嘉還在西藏待了多年。後不舍肉身在虛空中直接飛往蓮師刹土。


無垢光尊者


12無垢光尊者.jpg


無垢光尊者(1308~1363)誕生於前藏南部紮山穀東仲地方,父親是密宗瑜伽士丹巴鬆,母親是索南堅。在母親懷孕時,夢到一頭獅子的額頭上現出太陽照亮整個世界。尊者出生時,南珠﹒熱瑪德護法女神現黑女人身相,抱起嬰兒說:“這會保護他。”尊者自小就具有信心、悲心和智慧等殊勝功德。尊者七歲時,由父親傳授灌頂及竅訣等,十二歲在桑耶寺桑珠仁欽處出家受沙彌戒,法名慈城羅珠。十四歲開始說法。此後,尊者先後依止數十位上師,聞思修行。在護法神的請求下,尊者來到岡日托嘎,在那時撰寫了多本著名的論典,特別是在布馬目紮等傳承上師的加持下,撰寫了包括《布馬心滴》、《上師心滴》等大圓滿著作。尊者一生致力於深入而嚴格的聞思修、講著辯等佛行事業,大部分時間裏,尊者都在山洞中度過,撰寫了超過二百五十部論著。所傳佛法也以無上大圓滿為主。藏曆第六繞迥水兔(1363)年,尊者在青樸,以法身佛的坐姿,其意融入法界。荼毗時,大地震動三次,人們聽到了七聲巨響。骨灰中出現五色舍利,顯示尊者已證得佛的五身五智。


晉美林巴尊者


13晉美林巴尊者.jpg


晉美林巴(1730~1798)於藏曆第十二繞迥木雞(1730)年十二月十八日,誕生在西藏南部充耶山穀的一個村莊。尊者被認為是藏王赤鬆德和布馬目紮的雙入化身,從小就能回憶自己的諸多前世。六歲時以普通僧人的身份進入充耶的巴日寺。十三歲時,尊者遇到了大伏藏師仁增圖卻多傑,頓時生起強烈信心,由此喚醒了他的智慧意,並獲得諸多傳承和竅訣。二十八歲,尊者在巴日寺閉關三年。三十一歲時,尊者來到桑耶附近的青樸第二次閉關。在此期間,尊者三次親見無垢光尊者,並得到無垢光尊者智慧身的加持,此時大圓滿的最高證悟在尊者的相續中被喚醒,獲得到與法身普賢王如來無二無別的成就。三十四歲時,尊者從青樸遷至澤仁迥,此地成為了尊者餘生的駐錫處。土馬(1798)年九月初三,在為弟子們傳授了白度母修法後,蔚藍無雲的天空中,持續飄下雨絲,空氣中彌漫著濃鬱的芬芳。此時,尊者以聖者坐姿安坐,色身顯現融入本初自性中。尊者一生充滿神跡,他的智慧光明至今仍然照亮著修行者的心靈。


無畏如來芽尊者


14無畏如來芽尊者.jpg


無畏如來芽尊者於藏曆第十三繞迥木雞(1765)年,誕生在石渠山穀格澤牧區。父親是曼格氏族的鄔金紮西,母親是紮西吉。尊者自幼具足出離心,十二歲時開始學習讀寫,十四歲去拉薩、桑耶朝聖。歸來後開始閉關實修。後尊者再次到青樸時,遇到第一世多智欽,在他的建議下,到澤仁迥拜見了晉美林巴,獲得了令他心相續成熟的大圓滿法實修竅訣。遵照上師的教誡,尊者來到嚓日神山閉關九個月。出關後,又尊上師教誡,來到鄔金林隱修苑閉關苦行六個月,獲得殊勝成就。1804年,尊者在石渠的紮瑪礱定居下來,二十年間,一邊修持一邊為大眾傳法灌頂,。1843年,尊者圓寂,世壽七十九歲。遺骨被保存在石渠的匝迦寺內。遵從上師晉美林巴的教誨,尊者將後半生全部奉獻給了弘法事業。後來華智仁波且就是根據無畏如來芽尊者的大圓滿前行導修講解寫成了著名的《普賢上師言教》。


華智仁波切


15華智仁波切.jpg


華智仁波切(1808~1889)是寧瑪派近代一位聞名遐邇、頗具盛譽的傳承上師。1808年仁波且誕生於石渠噶瓊果沃。父親是嘉托姓氏的拉旺,母親是卓匝姓氏的卓瑪。出生五天後,仁波且就可清晰念誦觀音菩薩心咒,咒字在他的脖子上也清晰顯現。仁波且的根本上師就是無畏如來芽尊者和多欽哲尊者。跟隨無畏如來芽上師從前行學起,直至《紮龍》和大圓滿正行。從上師處聽過前行引導講解二十五次,並將上師的引導開示寫成書即《普賢上師言教》。

在此後的閉關中,證悟了大圓滿的境界。在親近多欽哲上師時,上師以各種密宗的超凡行為賜予不共加持。仁波且一生為佛教培養了不可勝數的高僧大德,如全知麥彭仁波且,列繞朗巴尊者等。在仁波且度化眾生事業圓滿的最後五年中,一直住在上師無畏如來芽的遺塔附近。藏曆火豬(1889)年,四月十八日,仁波且身體端直,雙手定印以金剛跏趺坐融入法界。


蔣揚欽哲旺波尊者    


   16.jpg


蔣陽欽哲旺波(1820~1892)生於藏曆第十四繞迥金龍(1820)年六月初五,伴隨著諸多奇異的征兆,尊者誕生於瓊欽紮附近。父親是德格王宮的管家仁欽旺嘉,母親是具有蒙古血統的索南措。尊者從小即能回憶起諸過去世的情形,一髻佛母與瑪哈嘎拉現量可見如影隨行地護持。八歲時開始學習藏文等學科,不費吹灰之力即可圓滿修學。十一歲被認定為晉美林巴的轉世化身。二十一歲時在前藏的敏卓林寺受近圓戒和菩薩戒。後在桑耶得蓮師加持,現量見到藏地所有伏藏,成為一切伏藏之主。在一百五十位上師處得到了當時存在於西藏的所有傳承法門。藏曆水龍年(1892)二月二十一日,尊者口誦許多吉祥祝禱文,拋撒穀花,象征一切圓滿。融入證悟的境界當中。當時在周圍出現了輕微的地震,圓寂後,尊者仍然麵帶微笑,身輕如絮。尊者是近代西藏最偉大的上師之一,尊者的身上匯集了藏傳佛教所有的法脈傳承。


麥彭仁波切


16蔣揚欽哲旺波尊者.jpg


全知麥彭仁波切(1846──1912),父名傑滾波達吉,母名穆波東渣仲羌瑪,於藏曆第十四勝生丙午年(1846),在多康河(今石渠縣內)旁的雅秋當羌地方誕生。他從小對佛法就極具信心,尤其具足出離心、大悲心及智慧等大乘種姓之力,此等皆是與生俱來。尤其是,他在七歲這年著寫了匯集顯密甚深精要的竅決藏──《定解寶燈論》。全知麥彭仁波切在依止具宿緣的部主上師蔣揚親哲旺波時,以財、侍、修行三喜親近依止,上師視他為唯一的心子,恩賜瑪底白文殊開許灌頂為主的一切共與不共法門。後來,上師近傳了顯密殊勝教典,與大密金剛乘的教傳、伏藏傳、智慧淨現等所有成熟解脫的法要,如同滿瓶瀉液般,全部傳授。還有一切竅決、修法和直接的教授,也一並傳付。全知上師麥彭仁波切後來在聖地嘎姆達倉修行十三年,在此其間現示了許多不可思議的功德。

全知上師麥彭仁波切對共同的佛法與不共的舊譯密教,具有使其慧命得以延續的殊勝恩德,如同對垂死之人,有得到續命之方便一般。他並無真正開取的地下伏藏,但為了特別的需要,便從其意藏中流出,如生起、圓滿、竅訣、事業等為以前所無的甚深法要,皆著論加以弘揚。因此成為一切伏藏法要之王,且於甚深、廣大的意藏,能得自在,故尊稱為伏藏導師之王。壬子年(1912)春,全知麥彭仁波切對其弟子堪布根霍爾,給予甚多教誡。一日告訴弟子:“於此濁世未法之時,若說真實語,則無人聽,若說誑語,則反以為真實,故我從來未向人說及此事,今實告你:我不是凡夫,而是乘願再來的菩薩,為共同佛法和眾生,尤其是對舊密,應作極大饒益的緣故,而來應世。但是寧瑪派諸子,福德少而障礙多,受此緣起影響,令我身染重病,故對各方利益,尚覺未達理想。在解釋論等方麵,已成功不少,但現在對《中觀總義之廣大詳明疏解》一書,本擬著手起草,惜未能成,但已無關重要了。”三月廿二日,複說:“現在我身體的不調,已經痊愈,絕不感覺痛苦,晝夜所見妥噶明體,均是虹光明點,此為佛身與法界的明現。”他的弟子和施主,從各方而來謁見,請求住世,上師麥彭仁波切說:“我絕不住世亦不轉世,我要前往香巴拉刹土。”壬子年四月廿九日,全知上師麥彭仁波切雙足跏跌,左手定印、右手說法印,無漏之意,融入法界。法王如意寶晉美彭措上師曾說:“全知上師麥彭仁波切所著的顯密諸論,在七世之內,其無比善說之加持,一世比一世殊勝增上。”又說:“凡是我的傳承弟子,乃至得到點滴之成就,如於三寶生起刹那信心,皆來自於全知上師麥彭尊者的加持與恩賜。所以我的弟子,皆當於全知上師生起不共不退之信心,應當晝夜精勤祈禱求加持。”


法王晉美彭措


18法王晉美彭措.jpg


上師於前世,曾以極多自在深藏之化身,普度眾生,如為金剛藏菩薩、三十三天中的大圓滿法主賢護天子、釋迦佛之姨母摩訶波舍波提、蓮花生大師的殊勝弟子拉朗金剛降魔等,於其上世為藏地著名之伏藏大師、十三世達賴喇嘛之經師列繞朗巴尊者,列繞朗巴尊曾在其晚年所寫的《洛若寺未來授記》中清楚地列出了七項不變的標誌,以指示人們來辨認自己的後世。後來,完全按照這七項不變的預言,在藏曆火雞年(公元1933年)佛降魔佳日時的神變月(元月)之吉祥日初三,法王晉美彭措安祥地誕生了。自降生之日起,上師晉美彭措就具有俱生無偽的菩提心,並圓滿了前世修行大乘道的標誌。

上師六歲時,因虔誠祈禱文殊獅子吼得加持相,不經學習便掌握了讀的寫,顯密經論的大致教義亦已通達。十四歲時出家,十五歲時,因誠祈全知麥彭仁波切,生起大圓滿殊勝覺悟。十八歲時,到石渠江瑪佛教大學校,依止法王托噶如意寶、大成就者土單曲彭仁波切等眾多上師,以一個普通學僧的身份而苦行求法,六年中廣學顯密經論,並接受很多殊勝密法之灌頂與傳承。二十二歲時受比丘戒,二十四歲起,回到色達洛若寺傳法,在二十六歲以後的二十多年佛法遭受不幸的艱難歲月中,仍為有緣弟子秘密地轉法輪。

其後,在一生的度生生涯中,法王如意寶曾示現了種種無礙之神通與不勝枚舉的成就標幟,以調化眾生,並開取出眾多伏藏,其功德可歸納為具足智慧、悲願宏深、清淨戒律與弘法利生,而廣轉法輪是上師晉美彭措最主要的弘法利生事業。(這些功德神通事跡在其它廣述的傳記中皆有詳細的記載)

一九八O年,上師在色達大密成光身靜處,創建了修學不偏佛學的色達喇榮五明佛學院,從此出家學僧日益增多,至今常住僧人已達五千餘人。上師除在本院講經傳法外,也應邀前往世界各地灌頂傳法,普度眾生。

一九八七年,上師和一萬多僧俗朝拜五台山,共同發願;一九八八年,應班禪大師的邀請,上師前往北京中國藏語係高級佛學院傳法;一九九O年,上師應印度寧瑪派教主、大成就者白瑪洛吾的邀請赴印傳法,同時也前往尼泊爾、不丹等國傳法並開取伏藏;一九九三年,上師於學院主持四十餘萬眾參加的極樂大法會,進行將無數眾生引向極樂世界的偉大事業,同年,應西方國家的邀請,法王一行進行了為期三個月的環球宏法活動,其足跡遍布到美國、日本、加拿大、英國、法國、德國、荷蘭、台灣、香港等國和地區,上師名號迅速傳遍歐美;一九九四年於新龍縣上師主持極樂大法會,天空降下許多珍貴的舍利,如是已有眾多漢族弟子迎回漢地起塔供奉,以作眾生之福田,是年,上師在藏區約二十餘縣,曆時三個月,整頓佛教並廣轉法輪;一九九五年二月,法王如意寶在學院主持盛況空前的十萬持明大法會,四月又應邀出訪新加坡、馬來西亞;一九九七年初於學院舉行自在祈禱大法會,取得圓滿成功,不可思議地,再次感應顯現出各種各樣珍貴的舍利……

在二百多年前,大成就者多珠根桑銀彭的《未來預言》中寫到:"色啊當天喇溝處,吾金化身名晉美,賜給四眾菩薩徒,顯密正法如明日,利生事業高如山,清淨徒眾遍十方,結緣其者生極樂。"此預言了上師的名號、眷屬、地處及事業;特別是凡與上師結緣的所有眾生,必定能往生極樂世界。如是,授記中所說的宏法利生事業如今正日日增上。